小豆爷

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 一蓑烟雨任平生。

没到很爱,却花了很长时间放下,晚餐再听仿佛隔了很远的故事,如同那句歌词,最美丽长发未留我手,我也开心饮过酒:)

「你还记得他吗?」

「早忘了,哈哈。」

「我还没说是谁……」

「……」

你说你向来醉生从不梦死,让我不要学你。

你还说湄潭我只知其一给我补上其二。

你给我讲了一夜你的韩熙载,

我庆幸自己还有李翱的段子。

最后你蹦了句鸟语You beat me.

so,你服了我,我扶了墙。

墙最厉害!



《墙》

作者:舒婷


我无法反抗墙,

只有反抗的愿望。


我是什么?

它是什么?很可能

它是我的渐渐老化的皮肤,

既感觉不到雨寒的风霜,

也接受不了米兰的芬芳。

还有可能

我只是株车前草,

装饰性地寄生在它的泥缝里,

我偶然,它必然。


夜晚,墙活动起来,

伸出柔软的伪足,

挤压我,勒索我,

要我适应各种各样的形状。

我惊恐地逃到大街上,

发现相同的噩梦,

挂在每一个人的脚跟后。

一道道畏缩的目光

一堵堵冰冷的墙。


呵,我明白了,

我首先必须反抗的是:

我对墙的妥协,

和对这个世界的不安全感。

“有人认为爱是性,是婚姻,是清晨六点的吻,是一堆孩子,也许真是这样的,莱斯特小姐。但你知道我怎么想吗 我觉得爱是想触碰却又收回手。”

尼采说,与恶龙缠斗过久,自身亦成为恶龙。我无意跃过恶龙,只愿,我与恶龙纠缠良久,自己依旧皎洁。

有些纯粹只能在屏幕上,纯粹得灯光亮起侧身微笑,惊觉只身独行~